> 滚动 >

有个叫“华农兄弟”的组合因为“花式吃竹鼠的100个理由”火了

时间:2020-05-09 17:59:19       来源:亿邦动力网

在西瓜视频、B站和微博,有个叫“华农兄弟”的组合因为“花式吃竹鼠的100个理由”火了。数据显示,他们在全网粉丝多达近1000万(其中,B站554万,西瓜视频391万),所拍摄的短视频在全网总播放量高达20多亿次。

视频中,竹鼠被华农兄弟吃的“理由”五花八门:太胖了要被吃,太瘦了要被吃,中暑了、得抑郁症了、打架受了内伤、吃得太多了、冻得发抖了也逃不过被吃的命运,而吃竹鼠的方法也多种多样:烧烤、红烧、清蒸、先煎后蒸再煮……

他们的视频全部由兄弟二人独立完成。没有专门的运作团队,没有专业的视频制作技能,随便一拍的乡村生活传到网上怎么就火了呢?带着这些疑问,亿邦动力找到华农兄弟二人,试图揭开他们通过短视频“走红”的秘密。

01

最“随便”的短视频

“华农兄弟”二人,一个叫胡跃清(负责摄影),一个叫刘苏良(负责出镜)。两人生活在江西赣州的乡村,以养殖为业,闲暇时去河边捞鱼、烤乳猪、摘青梅泡酒、做蜜汁烤鸡。山间的曼珠沙华、艾草、牵牛花都会在华农兄弟的视频里摇曳。刘苏良的身边经常跟着几只狗狗,抑或几只小猪。

刘苏良告诉亿邦动力,他和胡跃清都是初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了。刘苏良以前做过司机、机械维修工,而胡跃清之前在电子厂打工。2016年,胡跃清“回家乡”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他想念小时候天朗气清、无忧无虑的时光,爱好摄影的他更想把家乡的生活用镜头记录下来。而刘苏良的想法是“回家乡,陪伴孩子和老人”。

本来就爱好摄影的胡跃清在和刘苏良成为“华农兄弟”之前,曾和另外一位朋友合作拍过视频,但因为朋友家人认为这是“不务正业”,对此强烈反对,视频拍摄只能停止。后来,在同学家孩子满月酒宴席上,胡跃清听说刘苏良在家里养殖竹鼠,但是销量不乐观,“就想着去拍一下,帮他放到网上宣传宣传”,于是便有了后来的“华农兄弟”组合。

在南方,竹鼠养殖很常见,养殖者平时并不太忙,所以有比较多的空余时间可以拍视频,但只是将它们“当做题材拍一下”的华农兄弟当初完全没想到有一天他们的视频会这么火爆。

后来鸡、鸭、猪、鱼、鸽子都成了他们口中的美味,而吃它们的理由也是五花八门:鸭子经常跑出去,容易被野鸭子拐跑;兄弟家的鸡腿瘸了;兄弟送的鸽子一天不吃东西怕饿死了;猪身上高温,可能是发烧了……

逗逼风格的刘苏良的招牌式微笑和口头语就像他们的视频一样火遍西瓜视频和B站:“这只(猪)好像(中暑了/发烧了),这样下去不行的,不如我们把它烤了吧……”

因为经常“拿”兄弟家的各种东西:抓兄弟家瘸腿的鸡、逮发烧的猪、拔兄弟家的菜、“打了,哦不,求了兄弟好久才给的”打火机……刘苏良被网友戏称作“村霸”。

对这个称呼,胡跃清说,网友的昵称他们并不介意。相比其他网红达人给自己设定人设,华农兄弟是非常淡然:“我们平时就是这样的啊,也没有故意地去玩什么‘人设’,刘苏良说‘拿’别人东西其实都是开玩笑的,我们去摘村民的枇杷、捉动物,都提前跟他们打招呼。”

华农兄弟的视频拍得很随心。“摄像机拿出去后才会商量一下,比如说今天我们抓鱼吧,然后就去拍抓鱼的视频。”胡跃清说。刘苏良也表示:“不用提前构思,比如我现在要抓鱼了啊,摄像机对着我就行了,把鱼抓回来就拍完了,很简单。”

相比有些达人的视频反复拍摄、精益求精,华农兄弟拍的视频基本都是一次过,拍的时候想说什么就随便说,最后觉得说得不合适的就剪掉,你甚至可以说它朴素得有些粗糙了。

喜爱摄影的胡跃清使用专业摄像机和三脚架来拍摄,这就是他全部的“专业设备”了。拍出来的视频没有BGM,没有滤镜,没有各种视频编辑技巧,就是简单地将几个小时的视频剪成3-15分钟。

“因为我们主要是想做实业,视频就是我们的爱好和记录,所以就怎么真实怎么来。”胡跃清表示。

02

华农兄弟为什么能“火”?

在西瓜视频、B站、微博,有很多高颜值、好身材、多才多艺、舌灿莲花的主播“走红”。但是为什么长相平平、没啥一技之长、甚至有点害羞木讷的华农兄弟力压很多主播,成了拥有1000万粉丝的“网红”?

胡跃清告诉亿邦动力,他初期拍的视频都发布在今日头条,从2018年8月开始将视频发布在B站,没想到竟逐渐在这里获得了一群年轻粉丝的热捧。目前,他们在B站最火的一条视频播放量达到了1347.8万。

评论区对华农兄弟以及短视频的评论热火朝天,但难能可贵的是,和某些具有争议性的话题型UP主相比,华农兄弟的视频评论区清一色的开心围观、轻松调侃。1000万粉丝聚集在一起一派祥和,他们评论说华农兄弟的视频是“UP主中的一股清流”,“没有一点黑料”,让人看得“就是舒服”。

“即使有人黑我们,也会有很多粉丝帮我们说话。”胡跃清说。

粉丝们喜欢华农兄弟真实记录农村生活的天然状态,看他们吃各种烤肉会“很过瘾”,更会怀念小时候在农村生活像“野营”一样的体验。更有趣的是,粉丝们会一起总结竹鼠生存指南,一起探讨小动物被宰杀后“全身都是伤啊……再撒点盐腌一腌……”的画面感和喜感。

亿邦动力发现,有很多粉丝表示自己是“专门来看弹幕”的。在他们看来,华农兄弟的视频不但内容又趣,而且弹幕“好玩儿”。这也正是B站弹幕文化在年轻人中之趣味性和流行性的体现。

华农兄弟在B站的视频评论区有很多利用谐音制造出的“笑果”,例如因为一旦华农兄弟来到“兄弟家”,那么他家诸如鸡鸭鱼猪之类的小动物就有被宰杀而“逝去”的危险,所以粉丝们总结出一个十分形象的词:“华来逝”(谐音“华莱士”)。

更让粉丝们达成共同默契的时刻是,每次有动物被宰杀,视频中总会出现一只公鸡伸长脖子发出一声嘹亮的鸣叫声的画面,这也成了网友心照不宣揶揄华农兄弟的时刻,弹幕中此时总会打出一片片的“送终鸡”(谐音“宋仲基”)。

类似的谐音词在华农兄弟的视频中反复出现,粉丝们对这些词的使用也是乐此不疲。还有一些才华横溢的网友在评论区创作出一段段“仿文言文”,为视频平添了一分“伪高雅”的诙谐。

甚至还有些热心而有趣的粉丝总结出华农兄弟家竹鼠的“保命要诀”,更有很多粉丝对这些“注意事项”进行讨论,这也成为华农兄弟视频的一大“圈子文化”。

除了刘苏良吃竹鼠、烤乳猪的内容,后来华农兄弟的视频中也出现了村民、老奶奶和孩子的身影。在一条视频中,天空下小雨,孩子在桥上蹦蹦跳跳,老奶奶在后面撑着伞微微笑。对此,网友评价称,反复看视频,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想起了家里的奶奶。

对童年时光和田园生活的回忆和向往,这也是身居城市的很多粉丝喜爱华农兄弟视频的原因之一。

胡跃清告诉亿邦动力,他们在网站每天都会收到很多私信,最多的时候一天几万条,两人“有时间的时候就回复一下”,但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在做自己的事情。他们并没有因为突然“走红”而迷失方向,或者走上“挣快钱”的道路。

正因为目的单纯,四年如一日地保持初心,华农兄弟的粉丝反而对他们的粘度更高,而且很多粉丝和他们成了朋友。更甚者,“去年国庆节的时候很多网友开车来我们这玩,他们都是自己从网上查的我们地址,从全国各地过来,那几天来了几百个人,来看看玩玩,跟我们合个影就走了。”胡跃清回忆道。

或许,身上这些真实、朴素、纯天然的标签洽洽就是华农兄弟自己也归纳不出来的走红的原因。

03

佛系变现路子

即便拥有了1000多万粉丝,华农兄弟于“变现”这件事却相当“佛系”。刘苏良笑着告诉亿邦动力:“不是说有粉丝喜欢我们就要卖东西给他们。我们的想法就是在农村有一份自己的实业,比如养殖,会有人来批量收购,然后空余的时间我们就拍拍视频。帮我们村和周边村民卖卖东西还行,但是有些跟我们不沾边的东西,硬要去卖就很不搭。”

华农兄弟的视频火了以后,他们在视频中吃过的东西经常被粉丝所需要,但他们一直坚持本身,只卖本地特产,而且只卖本村和附近村子里的土特产,卖完不补。二人尝试过帮村民卖当地产的赣南脐橙、红薯、香菇、蜂蜜等,都是季节性很强的食物,“上架后很快就卖没了,就不卖了”。

也有很多外地商家来跟华农兄弟谈合作,让两人尝试带货,但兄弟两人表示“还没有放开去做,因为卖别人的东西,品质需要认真衡量”。

由于疫情,即便是养殖的竹鼠也有可能被相关部门禁止,因此华农兄弟近期也面临着转型。到底要转型做什么,两人还没有确定,但有一点是达成一致的:依然做养殖,做实业。因为养殖动物和种植植物有很多不同之处,所以即使两人在淘宝店的赣南脐橙销量很好,他们也没想过要种植脐橙。而对于在西瓜视频和B站卖得很火的干香菇,他们也表示:“不好种,我们没有种植植物的经验,利润也不高,以后应该不会种植这个。”

据了解,华农兄弟所在的乡镇养殖业做得比较多的是养猪,但是刘苏良表示:“一般的养猪规模都需要投资成百上千万,加上需要配合做环保方面的事情,所以还没决定好是否养猪。”

而对于当前火遍全网的直播,华农兄弟认为自己的性格不太适合做,所以直播带货这条路也暂时不是他们的方向。“粉丝喜欢我们的视频,我们很开心,但并不代表非要让他们花钱买啥东西,而且我们也不太擅长做这个。”华农兄弟说得十分淡然。

日子依旧很慢,生活依旧天然,趿拉着一双拖鞋,爬山下河摸鱼捉虾追猪……成为“网红”这件事在华农兄弟身上还像没发生一样。